明十三陵风水之谜

明十三陵是世界上保存完整,皇帝最多的墓葬群,共有16个皇帝。其建筑艺术风格之高是世界少有的,是祖先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十三陵坐落在北京的昌平县,天寿山南。依山而建,分布在东、西、北三面的山麓,形成了体系完整,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皇家陵园。十三陵的墓葬布局,都是由当时专门为皇家服务的风水师来布局。邵老师在研究风水规律时,曾专门去十三陵考察风水。从专家的介绍和整个陵园的风水布局看,东西两相对,其水由北向南流去,坐东向西的陵墓出水口应在未位墓库方,可是实际出水口都在东南的十三陵水库方向,实属水口错位。十三陵的朱翊均的定陵更是完全违反了风水规律,为后世之乱埋下伏笔。

明十三陵风水之谜插图

第一节:定陵

 

十三陵东西两山,北至南是山沟(北水南流),整个陵地的出水口在东南方的十三陵水库。从陵园图上标记的明朝十三陵的墓地,分为东西两山埋葬,但多不是兑卦位、震卦位,而是偏卦位。就拿东方的山来说,完全可以葬震卦位,可得水顺路顺过堂,可是陵墓的朝向多是水反路反。据说这个陵墓都是按五星选的,陵后有水星,陵前有金星,是水星润金。总之,陵墓的风水非常好的。定陵是坐戌向辰,我看戌是乾宫,定陵得水反路反过堂不吉,水反路反过堂最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不利长子。

 

 第二节:长陵墓水反路反

 

北京的昌平天寿山,群山环抱,陵园依山而建,彼此相望,近而观之,则又水抱山环,从风水上讲,是陵园的最佳宝地。长陵埋葬的是明朝的第三位皇帝,朱元璋的第四子朱棣。当年太子朱标早逝,皇太孙朱允文继承皇位,为建文帝。后来朱棣夺权,赶走建文帝,称帝定都北京。朱棣称帝后为明成祖,他的陵墓是和皇后徐氏的合葬墓,称为长陵。据说是明朝帝陵中最为精细的,最符合风水学说的一座陵园。长陵的龙脉山势一重接一重,大顿小顿,起伏连绵,背后的龙脉,呈三台(指三峰相),耸壑凌霄,中峰尤高的山峦华盖(园如霞釜)之势,气势雄伟。长陵的主要卜吉人,为明朝钦天监五官灵台,四平大夫廖均卿。我们从长陵的山势龙脉可以看出,确实是为陵园的山环水抱的墓葬地。但是由于时代的局限性,当时的风水师并不懂水顺路顺过堂为吉,水反路反过堂为凶的风水自然规律,结果是长陵葬成水反路反的凶局。长陵坐坎向离,是水反路反,就是水从寅卯方来水破长生,西北虽然有来水,但水飞泄而走,不过堂和路反水反,相合破长生,故长陵是为水反路反,不利子孙后代。字按钮进行在线转换

明十三陵风水之谜插图1

北京故宫

北京故宫紫禁城的布局总体来说,中轴把北京城分成东西(阴阳)两半,中轴以东属阳,主春、生、文、仁,故有 文楼、文华殿、万春亭、仁祥门、崇文门等建筑;以西属阴,主秋、收、武、义,故有武楼、武英殿、千秋亭、遵义门、玄武门等建筑。而且国家中央官署机构也是 以中轴为准按阴阳布置的,中轴以东设吏、户、礼、兵、工部及鸿胪寺、钦天监等机构,主文属阳,以西设中、左、右、前、后五军都督府、刑部、太常寺、锦衣卫 等机构,主武属阴。明清两代考中文状元在长安左门揭皇榜,考中武状元则在长安右门揭皇榜。

北京故宫插图

 

过午门、神武门一条中轴线又将宫城分为东西阴阳二区。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为阳、为木、为春,在“生长化收藏”属生,所以宫城的东部布置了“阳”有 关的建筑内容。东部某些宫殿是太子所居,文华殿是太子讲学之处,乾隆年间所建的南三所,系皇太子的宫室。西方为阴、为金、为秋,在“生长化收藏”属收,所 以工程的西部布置了与“阴”有关的建筑内容。如皇后、宫妃居住的寿安宫、寿康宫、慈宁宫都布置在西。东居太子,西栖宫妃,男左女右,阳左阴右。皇城东有太 庙法阳象天,西设社稷坛法阴象地。天坛在南(属阳),地坛在北(属阴);天安门在南(属阳),地安门在北(属阴);乾清宫在南(属阳),坤宁宫在北(属 阴)乾为天,坤为地,故天尊地卑。朝堂之上,文臣列于左,武将位于右,与此相应的文华殿位于左,武英殿位于右。太和殿丹陛上左陈日晷以司天,右置嘉量以司 地,前者定天文历法,后者制度量衡,皆左主天道属阳,右主地道属阴,阴阳相合而成一体。古代建筑大师就是这样把阴阳宇宙观与宗法礼治巧妙地结合起来,规划 设计了气势磅礴的建筑群。

 

北京故宫插图1

 

明代紫禁城的平面布局分为前朝后廷两大部分(前朝为阳,后廷为阴),前朝是皇帝和文武百官处理政务的地方,后廷是皇帝燕寝的地方,前朝后廷的平面结构 恰好呈现出一个凸凹形。凸凹结构是一个典型的榫卯结构,风水上称为生旺的结构,这种结构是最坚固的。凸象征阳、男,凹象征阴、女。凹与凸结合在一起,象征 阴阳结合,男女结合,只有阴阳的结合,天地才会长久,只有男女的结合,才会子孙万代延续生命,这就是一阴一阳之谓道的思想。

 

北京故宫紫禁城由水火木金土五大元素组成,从方位的角度来看,紫禁城的东、南、西、北、中五方位有建筑的名称、色彩及河水来暗示。北方有一座建筑名玄武门,清 代康熙时为避讳改名神武门,二者的意思完全相同。在神武门内有二座建筑(东大房和西大房)它们房顶的均为黑色。求前大师指出北京故宫紫禁城的南方有建筑名为午门,火的颜色为红 色,故午门以红色为主,建筑高大,以为火旺。午门内的五座石桥,其雕刻为火焰状。紫禁城的西方有金水河和武英殿,武英殿之“武”属阴。紫禁城的东方为太子 宫所在地即明时的文华殿,故明太子宫文华殿和请太子居住的南三所的屋顶均用绿色瓦。紫禁城的中央有两大建筑群体即前朝后廷,前朝是太和殿、中和殿和保和 殿,后廷是乾清宫、交泰殿和坤宁宫。这两大建筑群体建在象征“土”的“土字形玉石台基”上以表示其中央的地位。中央在五行上属土,土的颜色为黄色,黄色是 五行中最尊贵的颜色,亦是宇宙的颜色,故这两大建筑群体屋顶均用黄瓦,表示帝王理政的前朝和燕寝的后廷是天下的中心,至尊至大,意味着帝王是“以土德而 王”。

 

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就是按照先天八卦之乾南、坤北、离东坎西的方位来布局的。天坛是天子祭天的地方,位置在北京城的南端,外城的里侧,建筑形状是 圆的,体现了南为天、为乾、为圆、为阳的思想;地坛是天子祭地的地方,他位置在北方,内城的外侧,它的建筑形状是方形的,体现了北方为地、为坤、为方、为 阴的思想;日坛在东方,日为阳、为火,月坛在西方为水、为阴,他们的位置都在城之外。

 

在南北的中轴线上,皇城的南门天安门,北门为地安门,也是按照先天八卦来规划的。紫禁城里的布局亦遵循先天八卦,朝政三大殿位于南方为阳,内寝三大殿位 于北方为阴,内寝三宫的布局又形成了一个小的先天八卦,南为乾清宫,乾为天、为阳;北为坤宁宫,坤为地、为阴。东为日精门,西为月华门,前南坤北,离东坎 西,成就先天八卦。

 

北京城在大的布局上遵循“天南地北”的先天八卦思想,而在宅位的布局上则遵循了后天八卦思想。求前大师提示紫禁城的东、南、西、北、中五方位及五行布局的金木水火土 的设计全都涵盖后天八卦当中,形成五行相生流通的环境气场,房屋的建造完全按照八卦的方位排列。所以北京城的整个布局,既有先天八卦又有后天八卦,他们互 为体用,相得益彰,成就了宇宙之大气。

 

在 紫禁城后廷的乾清宫和坤宁宫的乾坤卦象和组成的泰卦形成三个卦象,即乾卦、坤卦和泰卦,表示乾坤相交,天下太平之意。乾清宫东西六宫也是由卦象组成,东西 六宫各有六座院落,这六座院落又分别前后三排,分成两排,从而形成三画卦的坤卦。求前大师描述说这两个三画卦,共有六个阴爻组成暗含有“六六”之数,因而“六六大顺”, 表示顺天承乾之坤德。

 

宫坤宁宫的皇后,顺城皇帝,也就是阴要从属阳。也是强调“夫为妻纲”的伦理关系,只要东西六宫的建筑布局所形成的坤卦卦象,象征阴,他们是妃嫔的居住 区,象征要辅佐居于正从思想上,伦理上确定了纲常关系,才会出现天地交泰。乾阳的作用有如种子,坤阴的作用有如把种子加以孕育生长出生命,才会出现大吉, 子孙满堂生命延续。故东西六宫的四个宫门名墓为“百子门”、“千婴门”、“ 螽斯门”、“麟趾门”,后廷三宫和东西六宫的卦象体现的是阴阳之道即繁衍后代 之道。

 

龙脉聚结于天寿山之后,便潜入地中,龙落平洋,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明朝为了不采用前代的龙脉地气,于是以人工的方式利用开挖紫禁城筒子河的泥土在北海琼岛之东垒筑万岁山,一方面作为宫城的靠山,另一方面以示镇压元大内之意。

 

有山还没有达到古人对建造阳宅的理想目的,还必须配以水,只有二者的结合,才是完美的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

 

当时设计者在万岁山之旁边挖了一条金水河,金水河从万岁山之西北方而来,然后沿着万岁山西麓而下注入紫禁城的护城河。再从西北角楼下的地沟引入紫禁城 内,至廊下家,由怀公门以南,过长庚桥、里马房桥,流经仁智殿西,御酒房东、武英殿前、善思门外,从熙和门被地沟进入太和门外宽阔的河道,然后在转弯进入 协和门东庑地沟,经文华殿西,由北而转东自慈庆宫前之徽音门外,蜿蜒向南,过东华门里古今通集库南,从紫禁城墙下地沟流出,归入护城河,这条河叫金水河, 所流经出,或隐或现,总归一脉。

 

金水河环抱之中为山水交会之处,是古人追求人与自然和谐与宇宙天地山川同体的真实写照。山川在城市当中不仅是一种景观,一种挡住北风侵袭的山峦屏障,一 种城市用水排水的功能。求前大师强调万岁山和金水河环抱着紫禁城,达到了风水上的山水交融,阴阳相和的功能,是紫禁城的生发之源。把城市建在山与水之间,是风水原则所 必需遵循的环境法则,它是形成住宅生气流动的基础元素。

 

紫禁城的万岁山和金水河作为人工建造,具有“山归成龙,水归成穴”使气“山来凝结、止水融会”的功能。它可以把生气关锁在万岁山与金水河之间,符合后有靠山,前有水环抱的条件,紫禁城外建皇城,皇城外建内城、外城,城廓层层包围,使生气永驻紫禁城中。

 

北京的龙脉起自昆仑山终至天寿山后潜入京城,紫禁城之龙穴而聚在交泰殿,它是万里龙脉的聚结之处。前有乾清宫象征天和阳,后有坤宁宫象征地和阴,则是天地交而万物同泰,喻含“天下太平”之意。

 

北京故宫紫禁城是中国本土文化的产物,它是以风水理论为指导建造的城市,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体现出宇宙、天地、山川与建筑融为一体之格局。

北京天坛

关于北京天坛的风水格局,大多数人都只认为是“天圆地方”布局,这个认识是对的,但不够彻底。今天,揭开北京天坛的风水格局奥秘:“浑天说”。

北京天坛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最初实行天地合祀,叫做天地坛。嘉靖九年(1530年)实行四郊分祀制度后,在北郊觅地另建地坛,原天地坛则专事祭天、祈谷和祈雨,并改名为天坛。清代基本沿袭明制,在乾隆十二年(1747年)进行过大规模的改扩建。“经之营之”327年,冥冥中,北京天坛最后形成“浑天说”的格局。

“浑天说”最权威说法是东汉张衡的《浑仪图注》:

北京天坛插图

“浑天如鸡子。天体圆如弹丸,地如鸡子中黄,孤居于内。天大而地小。天表里有水,水之包地,犹壳之裹黄。天地各乘气而立,载水而浮。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又四分度之一,又中分之,则一百八十二分之五覆地上,一百八十二分之五绕地下。故二十八宿半见半隐。其两端谓之南北极。北极乃天之中也,在正北,出地上三十六度。然则北极上规径七十二度,常见不隐;南极天之中也,在南入地三十六度,南极下规径七十二度,常伏不见。两极相去一百八十二度半强。天转如车毂之运也,周旋无端,其形浑浑,故曰浑天也。”

北京天坛插图1

 

 

我们顺着北京天坛的南北通道,寻找“浑天说”的构成:

北京天坛插图2

 

 

南端的圜丘坛是祭天的场所,相当于“浑天说”里面的“天地各乘气而立,载水而浮”的水和气。圜丘坛代表宇宙的外壳,圜丘坛的中心代表宇宙外壳的基点!

北京天坛插图3

 

 

圜丘坛往祈年殿的丹陛桥,代表“天地各乘气而立,载水而浮”的立和浮。

 

 

祈年殿的四周路径构成了“天方地圆”代表天地。天地处于圜丘坛北方,代表天地皆浮于水。祈年殿处于“天地”的中心,代表“中国”。中心所在领域“风雨有时,寒暑有节”(张衡《灵宪》)。

 

北京天坛插图4

可见,北京天坛的风水格局是“浑天说”:圜丘坛代表宇宙外壳的“水、气”,丹陛桥代表“浮于水”,祈年殿外围路径画出“天、地”,祈年殿代表“地中”。

 

候风地动仪的总体结构也是遵循“浑天说”。

樽体=地,樽盖=天,摆=人,都柱=浮于水,都柱座=水。

 

北京天坛插图5

候风地动仪的图纸刻画在大地上,在北京天坛!

万历皇帝定陵

位于北京的明“十三陵”中,有三座陵墓规制比较大:一是明成祖朱棣的长陵;二是世宗皇帝朱厚熜的永陵;三是神宗皇帝朱翊钧的定陵。定陵位于昭陵东北大峪山下,建筑规模取法其祖父明世宗的永陵,规模稍次,其中埋葬着明代第十三代帝王万历帝朱翊钧和孝瑞、孝敬两位皇后。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二十一日,神宗朱翊钧病逝,十月葬于定陵。三百多年以后,他的坟墓定陵被发掘。1958年,在考古学大师夏鼐的指挥下,神宗的梓宫(棺椁)被开启。在厚厚的龙袍下面,掩藏着神宗的尸骨。

万历皇帝定陵插图

   网络配图

     尸骨复原后的结论是:“万历帝生前体形上部为驼背。从骨骼测量,头顶至左脚长1.64米。”1966年8月24日下午,“地主阶级的总头目”神宗的尸骨被砸烂、焚烧。这位曾经统治中国48年的驼背皇帝,终于化作一缕青烟远去。定陵三百余年后遭掘,还有一说,就是风水不好,当年择地建陵之初,就发现了不吉之兆,预示以后要出大祸。

明神宗朱翊钧10岁登基继承大位,在位之初,任用张居正等大臣辅政,采用了张居正的改革办法,使经济有所发展。然而张居正死后,万历竟然三十年不理朝政,并且广搜民脂民膏,派宦官到处搜掠珠宝,以勘矿、开矿为名广搜民财,导致民愤纷起,怨声载道。史书上说:“明之亡,亡于神宗”。明神宗也是一位极其相信风水的天子,万历十一年(1583年)正月,只有21岁的朱翊钧借去天寿山春祭之机,动起了择选万年吉壤的念头。

当时钦天监通过四处遍阅实地比较之后,认为形龙山、小峪山、石门沟山三处“最吉”,但后来有大臣指出:石门沟山坐离朝坎,方向不宜、堂局稍隘。但“形龙山吉地一处,主山高耸,层峦叠嶂,金星肥员,木星落脉,取坐乙山辛向,兼卯酉二分,形如出水莲花,案似龙楼凤阁,内外明堂开亮,左右辅弼森严,且龙虎重重包裹,水口曲曲关阑,诸山皆拱,众水来朝,诚为至尊至贵之地。

万历皇帝定陵插图1

           网络配图

        又见小峪山吉地一处,主势尊严,重重起伏,水星行龙,金星结穴,左右四铺,拱顾周旋,云秀朝宗,明堂端正,砂水有情,取坐辛山乙向,兼戊辰一分。以上二处尽善尽美,毫无可议。”朱翊钧在当年九月九日借秋祭之名,亲自去看了形龙山和小峪山两地,现场初定小峪山,请示两宫皇太后之后才能正式敲定。第二年九月(1584年),奉两宫皇太后之命,朱翊钧再借秋祭之机,正式定下了小峪山,即现在的定陵陵址,并易小峪山为现名大峪山。

虽然大峪山被明神宗认为是“万年吉壤”,但在动工过程中却出现了不祥的预兆。定陵自1584年10月6日开工,每天直接进入现场施工的军民夫役和瓦木石匠达两三万人。经过一年的紧张施工,陵园工程已有相当进展。但此时,风水师定下的将来置放棺椁的地方却出现了意外,挖出一块大石头,宝床下无土,这严重犯了风水大忌。有大臣提出重新择定陵寝的地址,但让人意外的是,当时一心事佛、十分迷信的朱翊钧一反常态,称祖宗山陵既然位于天寿山,后代子孙皆当归葬于此山。并下诏,劝大臣不要再争论了,寿宫吉地就是大峪山。虽说如此,朱翊钧曾带人悄悄看过几处地方,仍不是很理想,于是彻底死了易地建寿宫的念头。但在六年的建陵过程中,官场和民间关于定陵风水不吉利的议论一直没有停息过。

史载,万历二十三年,定陵已建成五年了,当年开国功臣、风水大师刘伯温的十一世孙刘世廷,仍上疏奏称:“大峪山寿宫龙穴非真”。要知道朱元璋建在南京的孝陵就是刘伯温给选的址,刘世廷的风水理论应该是祖传之术。

万历皇帝定陵插图2

             网络配图

       定陵在以后的岁月中的确是屡经磨难,由于朱翊钧搜刮了大量民脂民膏,定陵多次遭到盗墓贼的“光顾”,不仅如此,定陵还在历史上屡遭火焚。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农民正义军攻入昌平,地上木构建筑大部分被焚毁。同年清兵入关,陵园再遭破坏。清乾隆五十至五十二年(1785~1787年)修葺时,祾恩门、祾恩殿被缩小规制重建,但民国年间再次被焚。陵园建筑中只有宝城、明楼、重门和陵垣始终未遭严重破坏。从当初选址,到三百多年后被掘,报应也罢,巧合也好,定陵身上确有太多的谜团,不由你不感慨!

 

长城九镇

北京昌平为皇室择陵的风水大师并不仅廖均卿一人,曾从政就是当时和他齐名的风水师,廖均卿行程记中,多处提到他和曾从政同行的情况。

从明永乐5年闰4月,曾从政给永乐皇帝的奏折中“兹皇太后未卜陵园,臣敬奉礼部尚书赵羾等奉旨,该行荷蒙圣眷召卜陵园。”之语,可见他是为皇太后择陵去北京的,曾从政把皇太后的陵地选在了昌平。

长城九镇插图

他在奏折中说:“臣学愧青囊,术惭玄妙,随与武义侯王通等督视陵宫,敢不披肝沥胆,以尽忠言,详察等处之山,不堪任于陵室,惟昌平县东黄土山,一十八道岭峰美丽,真堪陵室根基。”

 

永乐皇帝采纳了曾从政的择陵意见,于永乐7年开始建陵,永乐11年2月陵成,将皇太后徐氏落葬。由此我们可以发现,曾从政是第一位在十三陵施展风水术的大师,只不过因为他是给皇太后择陵。曾从政的风水术给明朝庭影响更为深远。因为永乐皇帝请曾从政为重修长城选址。

 

长城东起渤海之滨的山海关,西迄祁连山麓的嘉峪关,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建筑工程之一,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长城在春秋战国时期,已开始由北方数国零星修筑,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将几个国家的断城连缀扩充而成。作为中国北方最大的军事工程,历朝历代都进行了维修,但我们今天看见的长城,却主要是明代长城遗址。永乐皇帝将明朝的政治文化中心从南方迁到北方,为保证国家的安全,

 

首先就强化了长城的军事防御功能。永乐11年夏,在曾从政完成皇太后徐氏陵墓建设工程后,敕授他为钦天监博士、进五品灵台郎,赐予“精明地理”碑额金榜。派庶吉士王英率兵六百,护送曾从政沿故长城相度,选择合适位置修建军事要塞。曾从政风餐露宿,跋涉6年,经过辽宁、内蒙、山西、陕西、宁夏、甘肃等六省,沿长城择定了辽东镇、蓟镇、宣府镇、山西大同镇、山西镇、延绥镇、宁夏镇、固原镇、甘肃镇等九镇基址,按照“因地而形,用险制塞”的原则,在宛蜒如带的万里长城中打上9颗牢固的桩,变成了一道纵深完整的防御体系。

 

为酬谢曾从政的功劳,永乐皇帝厚待于他,御赐额匾文:“开国明师”,授官太史,并给假还乡。也就是说,曾从政并不象廖均卿那样,被供养(或曰软禁)在北京,直至老死。

 

曾从政还乡一年后,永乐皇帝再次下诏请他去北京,为北京天坛祈年殿选址。不幸,曾从政在北京亡故,永乐帝厚恤于他,并遣二名太监护柩还乡荣葬。在三僚村阳凹上依然可以看到曾从政国师墓,旅游公司怕游客看不到特意弄块大石头写上“曾从政墓”,还能找到送他的灵柩回乡的太监黄榜的墓,葬在三僚曾氏砂手林上,碑文说:“太史从政公再召入京都,旋卒,上命力士官黄公护柩回籍……”

 

附:曾从政给皇太后择陵奏折:

 

钦天监博士臣曾从政,奏为茔陵万世永昌帝业事,诚惶诚恐稽首具顿,具表奏闻:臣尘埃微质草野贱流,依栖尧舜之风,歌咏唐虞之德,窃闻仰观俯察,神圣不遗,卜吉允藏,古今同道,钦为我皇上经天纬地,偃武修文,仁孝格于皇天,千百国来贡来献,创垂定于此亿万载不骞不崩,天命永孚,地灵以应。兹皇太后未卜陵园,臣敬奉礼部尚书赵珝等奉旨,该行荷蒙圣眷召卜陵园。臣学愧青囊,术惭玄妙,随与武义侯王通等督视陵宫,敢不披肝沥胆,以尽忠言,详察等处之山,不堪任于陵室,惟昌平县东黄土山,一十八道,岭峰美丽,真堪陵室根基。其脉天皇出世,天市降形,贪狼火木以为宗,龙跃鸾翔,而起天柱,天乙双柱屹于斗牛之间,太乙耸拔于奎娄之位,三台华盖拱帝座于以弥,四紫微面坎宫而极,三吉完成,天门山环,恍若拱辰之象,地户水聚,正合鬼劫之乡。凤阁龙楼,正当地位,捍门华表,恰在星河,如驷马当冲,似金车拥护,内有圣人登殿之水,世产明君,外有出类朝贡之山,永受夷献,四维趋伏,八极驱迎,青龙排班,白虎列卫,太微天马,尊于银汉炎南,少府紫微,起于关河之北,惟皇作极,俾世其昌,卦例合途,主大臣股肱协力,火木得地,育玉叶金枝长荣,悉协仙经,任堪陵室。臣敬绘图奏献,伏乞御驾亲临,高张圣鉴,广迈皇风,玉烛清明,并三辰而永耀;金符浩荡,亘万古以长存,行地无疆,普天有庆。臣谨以表闻。

 

永乐五年闰四月日表奏。

 

清东陵

清东陵位于今河北省遵化市马兰峪以西的昌瑞山下,营建前后持续了240多年,占地面积多达 113万平方米,比故宫还要大10万平方米。营建的第一座皇陵,就是顺冶皇帝福临的孝陵。此外还有康熙皇帝玄烨、乾隆皇帝弘历、咸丰皇帝奕詝、同治皇帝载淳等四位,以及慈禧等14名皇后和百余名妃嫔葬于此,共有大大小小15座陵园,陵墓约有217座。

 

清东陵风水格局:北有昌瑞山做后靠如锦屏翠帐,南有金星山做朝如持芴朝揖,中间有影壁山做书案可凭可依,东有鹰飞倒仰山如青龙盘卧,西有黄花山似白虎雄踞,东西两条大河环绕夹流似两条玉带。群山环抱的堂局辽阔坦荡,雍容不迫,真可谓地臻全美,景物天成。

清东陵插图

 

至迟在商周时期,风水活动就已经出现。《诗经》中就有公刘择地于豳的记载,西周初期,有周公姬旦择地营造洛邑之事。正式为“风水”下定义的是晋朝的郭璞,他的《葬书》中说:“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战国后期,阴阳五行学说盛行,汉魏以后又渗入风水之中,与四时、四方搭配。《春秋繁露》说:“木居左,金居右,火居前,水居后,土居中央,……是故木居东方而主春气,火居南方而主夏气,金居西方而主秋气,水居北方而主冬气。”班固在《白虎通义》里,更将五行与四兽相配:“左青龙(木),右白虎(金),前朱雀(火),后玄武(水),中央后土(土)。”自西汉以后,三纲五常思想统治了中国的思想界,并且在风水中,它也顽强地表现着自己。风水理论中有这样的说法:“人有三纲五常,地理亦然。”所谓三纲即“一曰气脉为富贵贫贱之纲;二曰明堂为砂水美恶之纲,三曰水口为生旺死绝之纲。”五常即是:“一曰龙,龙要真;二曰穴,穴要正;三曰砂,砂要秀;四曰水,水要抱;五曰向,向要吉。”

 

清东陵的陵址是顺治皇帝(1644-1661年在位)亲自相中选定的。顺治八年(1652年)十二月,14岁的少年天子爱新觉罗?福临至京东一带巡幸。他来到昌瑞山下,向南望,平川似毯,尽收眼底;朝北看,重峦如涌,万绿无际。日照阔野,紫雾霭霭;风吹海树,碧影森森,真是山川壮美,景物天成。顺

 

治帝心念闪动,遂宣谕曰:“此山王气葱 郁,可为朕寿宫”(《清史稿》卷八十 六),言罢,取佩鞢掷出,将鞢落处定为 吉穴。后来,清王朝果真在这里建立了 清东陵的第一座陵寝,即顺治帝的孝 陵。后有善青鸟者视丘惊曰:“虽命我 辈足遍海内求之,不克得此吉壤也。” 《昌瑞山万年统志》“诗章”部分记述乾 隆二十三年三月,乾隆皇帝恭谒孝陵五 律诗,证明东陵陵址是顺治皇帝钦定的:

 

注:①昌瑞山乃我世祖行围至此亲定者 初未用堪舆家也。

 

阴宅风水讲究,看墓地以“龙”为主。 所谓的“龙”即是山脉,指山的起伏连绵。那么,清朝的统治者凭借什么选中了这里呢?因为陵地风水的选择,关乎江山社稷和子孙繁衍这些十分重大的问题,不会是随便决定的事情。首先,东陵风水的来脉就十分神奇。清东陵最具权威的文献资料《昌瑞山万年统志》中,这样描述东陵风水:恭维昌瑞山,原名丰台岭。一峰搢笏,万岭廻环。北开幛于雾灵,南列屏于燕壁。含华毓秀,来数千里长白之源;凤舞龙蟠,结亿万年灵区之兆。且其间百川旋绕,势尽朝宗,四境森严,众皆拱卫,实为天生福地,以巩我皇清万载金汤之基者也。先是世祖章皇帝驻跸于兹,敕诸臣相度成规。暨圣祖仁皇帝缵继鸿图,于康熙二年二月丁未遣官祭告,封丰台岭为凤台山,十一日始建孝陵,复封凤台山为昌瑞山。设立满、汉官兵,周围建筑陵垣三十里,界内禁止樵采,后复续建,诸陵制度更极森严防护,益形周备矣。

 

这段文字,十分明确地表达了东陵风水的起源。“北开幛于雾灵,南列屏于燕壁”,说明风水所在地为燕山山脉的主峰雾灵山,从此逶迤而来,结穴于昌瑞山,这是源自燕山;“含华毓秀,来数千里长白之源”,清朝皇帝认为东陵风水是由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长白山结穴而来的,表达清朝皇帝认祖归宗的愿望。

 

在另一部清朝重要文献《清朝文献通考》中又记载东陵风水另有来源: 山脉自太行来,重岗迭阜,凤翥龙蟠,嵯峨数百仞。前有金星峰,后有分水岭,诸山耸峙环抱。左有鲇鱼关、马兰峪,右有宽佃峪、黄花山。千岩万壑,朝宗回拱。左右两水分流浃绕,俱汇于龙虎峪,崇龙巩固,为国家亿万年钟祥福地。 太行山在晋、冀两省交界处,为南北走向,直接北探到河北北部,与东西走向的燕山交汇,结穴于昌瑞山。

 

这样看来,清朝统治者认为,东陵风水确实极富传奇色彩,北有长白山发祥之地,一路似巨龙蜿蜒而来,和东西走向的燕山交汇结穴,而燕山又南接南北走向的太行山,燕山和太行山似两条巨龙又在这里结穴。因而,这样结论,昌瑞山为长白山、太行山、燕山三大干龙的结穴之处,含华毓秀,凤翥龙蟠,集

 

天下灵气于这里,正 可谓地臻全美,景物 天成。具体看东陵的 后靠昌瑞山,“一峰 挂笏,

 

状如华盖,后龙雾灵山自太行逶迤而来;”仿佛“真龙发迹”,蜿蜒数十里乃至数百里,似在显示着大清国运的源远流长,根深叶茂。关于东陵“龙脉”,光绪年间选择穆宗载淳陵基时,李唐、李振宇的说贴讲得非常详细:“东陵龙脉,自雾灵山至琉璃屏,分为三枝,中枝结聚土星,名曰昌瑞山,面朝一大金星。”

 

清东陵北以昌瑞山为雄浑壮阔的后靠;东侧鹰飞倒仰山、雁飞岭“峰峦秀丽,势尽西朝,俨然左辅”;西侧黄花山、钻天缝“昂日骞云,势皆东向,俨然右弼”,对陵寝形成环抱之势。南以兴隆口为结咽束气的水口,烟墩山(一称万福山)和象山东西夹峙,关锁严密。

 

“点穴”,实为阴宅选择中的核心活动。堪舆家称葬位之处为穴。《葬经》里说道:“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可见风水中对于点穴是慎而又慎的。清东陵最早的皇帝陵墓孝陵,是在福临一掷之下定的穴位。

 

察砂,也是相墓中的一项重要内容。“砂者,穴之前后左右山也。”诸凡左侧青龙砂、右侧白虎砂、前面稍近的案山、远处的朝山,陵寝之后、靠山之前的宝山,均在此属。 陵址选择中,水法也很重要。“水随山而行,山界水而止。”山水相关,而观水比觅龙似乎更为重要。“未看山先看水,有山无水休寻地。”理想的水势,是左右环抱,呈上开下合之状态。东陵境内西有西大河,东有马兰河,分别发源于兴隆县若呼山和花林子,左右缠绕,给陵区增添了无限情趣和勃勃生机。裕陵选址之时,也提到胜水峪“砂水回环”,定陵平安峪也是“山环水绕”,因此才得以入选。

 

整个清东陵,处处体现着人与自然的统一与和谐。对各座陵寝来说,龙砂、虎砂“环抱有情”,案山“迥抱有情”,朝山“有情朝拱”,水口砂令河水曲折迂回“情意顾内”,使清东陵这种纪念性、礼制性很强,处处凝结着庄严肃穆气氛的建筑群体,也时时洋溢着常有的人情味道。群砂拱卫的陵区中,还体现着中国封建制度中严格的宗法制度。龙虎砂的左辅右弼,朝山的朝揖之势,与后龙形同主仆,从而将皇帝与群僚之间的那种尊卑、贵贱、主从、朝揖诸关系也融汇于山水之中,达到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