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的断代发展史

选择适合生息繁衍的居住地,是古人生产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考古学家证实,人类最初的居住地多选择在盆地、冲积扇平原、河阶台地、两河交汇处、湖中砂地、海滨等“山环水抱”之地,即向阳、避风、近水、物产丰富,能够提供人类生存所需的食物、土地、水、柴禾等人类生活必需品的地方。随着古人选择居住地经验的积累和丰富,他们将这些经验逐渐归纳为一门学科——风水。

风水起源于人类早期的择地而居,形成于汉晋之际,成熟于唐、宋、元,明清时期日臻完善,清康熙朝编辑的《古今图书集成》、清乾隆朝编辑的《四库全书》,都将风水视为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

风水术在中国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其大体发展过程有两种划分法。一种是按断代划分,则可分为先秦、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代、明清、当代。一种是按照知识含量划分,可分为本能阶段、经验阶段、知识阶段、学说及派系形成阶段。

风水的断代发展史插图

一、断代风水发展简史

1.先秦——风水术之孕育

先秦时代,真正的风水术尚未产生,但类似风水术的相地行为已经普遍存在。原始人类狩猎时期,出现了与风水术相关的相地知识,为后来风水术的产生提供了前提。

早期原始社会,原始部落以渔猎、采集食物为生,多选择食物丰富、温暖避风的地方居住。《易经·系辞下》曰:“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墨子•辞过》曰:“古之民,未知为宫室时,就陵阜而居,穴而处。”陵阜,河流的台阶地带。《墨子·节用》曰:“古人因丘陵掘穴而处。”许多考古遗址都在靠近水边的突破上发现。先民生活在这样的地带,便于取水,又能躲避洪水的威胁,也可以躲避风雨日晒等,此乃风水学近水而居原则的雏形。

考古发现距今约18000余的北京山顶洞人,就住在自然形成的山洞里,该洞在北京周口店龙骨山。当时的北京袁人将洞分为上室、下室、下窖三部分。上室位于洞穴东半部,面积约11m2,较宽敞,地势较高,适宜生人居住。下室位于洞穴西半部,地势稍低,有完整的残骸遗存,而在人体残骸周围撇有象征生命力,献血之红色的赤铁矿粉末的痕迹。下窖地势比下室更低,南北约3m,东西约1m,是一条南北向的深沟,这里有丢弃的许多动物骨骸。从这三个洞的功能区分来看,山顶洞人对生人与死人的居住是分区处理的。生人在上,死人在下,生人居东,死人居西,但对死者残骸并非随意处置,从残骸周围撇的赤铁矿粉来看,山顶洞人对死者带有感情色彩的成分,这在后世中国风水文化中就形成了“事死如事生”的思想。

我国古代还有一个巢居时代,上古人类少而禽兽多,人类居住在地面上,经常遭受禽兽的攻击,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伤亡危险,这时候有巢氏出现了,传说他出生在九嶷山以南的苍梧,曾经游过仙山,经仙人指点而有了异乎寻常的智慧,受到鸟类在树上筑巢的启发,发明了巢居。教导人们用树枝和藤条在高达的树干上建造房屋,房屋的四壁和屋顶都用树枝遮挡得严严实实,既可挡风避雨,又可防止禽兽的攻击,人们从此不再过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因此,有巢氏被人们推举为部落酋长,各部落一致推举他为总首领,尊称他为巢皇,即部落联盟总部的大酋长。

《庄子·盗跖》曰:“古者禽兽多而人少,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昼拾橡栗,暮栖木上,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孟子》曰:“下者为巢,上者为营窑。”《韩非子·五蠹》曰:“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这一传说,反映了我国原始时代由穴居进入巢居的情况。

浙江余姚河姆渡发掘的母系氏族公社时期的聚落遗址,遗存了许多较完整的原始巢居。进而,又根据大量已发掘的河姆渡文化遗迹得到证明,中国长江中下游一带原始先民的巢居方式大约经历了单株树巢——多株树巢——干阑巢居——穿斗式地面房舍的发展阶段。

洞居、巢居之外,还有穴居的形式。半坡遗址是中国原始半地穴式穴居的典型代表。半坡遗址位于陕西省西安市东郊灞桥区河东岸,是黄河流域一处典型的原始社会母系氏族公社村落遗址,属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距今约6000年左右,现存遗址面积约5万m2,半坡居民住的房屋大多是半地穴式的。

地穴呈方形或圆形,其建造方法是,先在地面挖掘50~80cm深度不等的穴,然后用木桩密布于穴壁四周,再在其上端覆盖人字形屋顶,组成半米高的草棚,用枝叶和藤蔓在桩间编结成壁体以御寒、挡风、遮雨,又用草和泥抹平壁体及顶盖的缝隙,开一扇低矮的门便于出入,在草棚下挖一个浅坑即穴,坑底铺上草泥土或胶泥,以防潮,利于水面。这种住宅的舒适度要远远超过先前的岩洞或递交式的穴,半坡村由居住区、制陶作坊区和公共目的三部分组成。发现房屋46座,居住区周围有壕沟围绕,可以防野兽的侵害。居住区中央有长方形大屋,应当是氏族集体活动的场所。半坡村成人死后埋入公共目的。考古学家通过对大量仰韶文化遗址的翔实考察,尤其是对半坡遗址发掘的13畜聚落群的研究,梳理出一个非常清晰的“穴居序列”,即自然洞穴——横穴——半横穴——竖穴——半地穴——原始地面房舍,这样一个极为缓慢而复杂的演变过程。

半坡遗址半地穴式房屋反映的是当时我国北方地理环境下的居住特色,而南方长江流域则采用了干阑式的房屋,在距今6000年前的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里就有这种干阑式房屋,干阑屋将大树树干埋入地下做支架,在支架上盖草,房屋一般建在背山面水、阳光明媚的地方。因为长江流域高温多于,春夏之交潮湿异常,所以古人采用了干阑式房屋以避潮。因此,《太平御览》卷七十八引三国时吴国人项峻的《始学编》称:“上古皆穴处,有圣人出,教之巢居,今南方巢居,北方穴处,古之遗俗也!”

半地穴式房屋有一半在土里,因为北方寒冷。干阑式房屋在房子下面由栏杆制成,因为南方潮湿,如果房屋在地上,会进水,而且栏杆里面还可以养猪。主要是因为地域和气候不同,一个在土中,一个在地上。

浐河右岸台阶地带的新石器时代半坡遗址,几乎所有的房屋都是坐北朝南,冬暖夏凉,此乃风水术提倡的“子山午向”原则。

考古发现的遗址都有共同的特点:地势偏高,即取坡度台阶地;地点选在河床边;土质干燥;地基坚实;水源充足;水质纯净;交通便利;四周必须有林木。一个部落的居住地往往要经过相地和占卜后才能获得。这些条件都是后来的风水学说追求的目标。

进入阶级社会后,相地知识逐渐丰富。甲骨文的卜辞、《诗经》、《尚书•禹贡》、《山海经》、《管子》、《周礼》等著作都记载了一些与相地术有关的知识或方法,其中《周礼•司徒》记载了与风水密切相关的“土宜法”:“以土宜之法辨十有二土之名物,以相民宅而知其利害,以阜人民,以蕃鸟兽,以毓草木。”意思是说,以各种土地适宜于各类人民、鸟兽、草木的法则,辨别十二土地区域中各物名号,占视人民的居处,知道趋利避害,使人民旺盛,使鸟兽繁殖,使草木生长。林尹在《周礼今注今译》中解释说,“十二土,古王者封国时应天上星宿之位分为十二……按:十二谓应天上星而分之十二土地区域也。”这种方法被后世的风水学继承并发扬光大,即将天上的十二次与地面区域相对应,划分十二区域,作为判断吉凶的依据。

商人笃信上帝,每遇军国大事必通过占卜请示上帝,由上帝决断。占卜在商人社会政治生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上至军国大事,下至日常琐事,都要通过占卜决策,择居时进行占卜是其中的一详重要内容。后来司马迁在《史记·龟策列传》中云:“王者决定诸疑,参以卜筮,断以蓍龟,不易之道也。”又说:“闻古五帝、三王发动举事,必先决蓍龟。”

商人用龟卜来择居,古时成为卜宅或卜居。甲骨文中能找到大量与卜宅活动有关的卜辞,如卜问在某土作新邑是否合适,上帝是否营运等。

甲骨文中的宫、室、安等字均用“宀”。《说文》曰:“宀,交覆深屋也,象形。”

修筑新的城邑,卜辞叫“乍(作)邑”,卜辞中遗留了大量“乍(作)邑”的占卜记录,如:

子卜,宾贞:我乍(作)邑?(《乙》五八三)

壬寅卜,谷贞;我作邑?(《京》一六0四)

这两则卜辞都是卜问:可以兴建城邑不?

辛卯卜,谷贞;基方作部,其诺。(《谷》一二一)

意即在基方这里修筑城郭,上帝会赞同不?

己卯卜,争贞:王乍(作)邑,帝若(诺)?我从,之(兹)唐。(《乙》五七0)

此则卜辞表明商王要修建新的城邑,卜问城址建在何处妥当,上帝统一不统一,验辞表示应建在唐(地名),于是,“我从,之(兹)唐”,即我愿听从上帝的明示,将新城建在唐这个地方。

又如:商王欲在鹿(地名)之东北修造城邑,反复多次卜问是否可行,卜辞载:

己亥卜,丙贞:王(有)石才(在)鹿北东,乍(作)邑于之(兹)?(《乙》三二一二)

商一流下来的这些占卜建筑的记载,为我们研究商人卜宅的活动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如果说商人是卜宅,那么,周人则为相宅。周人相宅活动最为典型的是公刘相豳。公刘是周朝发祥的重要任务,也是中国风水史上的重要任务。《史记·周本纪》曰:“公刘虽在戎狄之间,复修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自漆、沮度渭,取材用,行者有资,居者有畜积,民赖其庆,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故诗人歌乐思其德。”

公刘修后稷之业,务耕种,使民有畜积,民赖其庆。他还善于观察土地的肥沃成都。《诗经·生民》叙述了公刘率领周族人离开邰地,迁都于豳(邠,今陕西旬邑县内),为周人日益兴盛奠定了基础。

《诗经·大雅·公刘》称颂道:

笃公刘,于胥斯原。既庶既繁,既顺乃宣,而无永叹。陟则在巘,复降在原。何以舟之?维玉及瑶,鞞琫容刀。

笃公刘,逝彼百泉,瞻彼溥原。乃陟南冈,乃觏于京。京师之野。于时处处,于时庐旅。于时言言,于时语语。

笃公刘,于京斯依。跄跄济济,俾筵俾几。既登乃依,乃造其曹。执豕于牢,酌之用匏。食之饮之,君之宗之。

笃公刘,既溥既长。既景迺冈,相其阴阳,观其流泉。其军三单,度其隰原。彻田为粮,度其夕阳。豳居允荒。

上文的意思是说:好心的公刘,看准了这块地。人民越聚越多,个个都觉得满意,没有一个人叹气。他一会儿上山冈,一会儿下平地。腰里载着啥东西?原来是美丽的玉石,装饰刀鞘的头和尾。

好心的公刘,走向众水泉,观看广大的平原。他登上南冈,发现了叫做京的地方。就在京邑的旷地,长住的安了身,寄居的有了房。到处有谈笑,到处闹嚷嚷。

好心的公刘,在京邑安家停当。臣僚们走下来严肃安详。叫他们就竹席、就矮几,身靠矮几坐席上,次序分明列成行。把猪赶出圈,用瓢舀酒浆,让大家有吃又有喝,做大家的君主和族长。

好心的公刘,开辟土地宽又长,观测日影上高冈,勘察山南和山北,看看流泉去哪方。成立三军轮班用,洼地平地都丈量,开出田地产食粮,丈量展到山西方,豳人的土地真宽广。

此诗称颂公刘不辞劳苦,相土尝水,观察山川,相其阴阳,选在歧山之下的豳建立家园,使周族富强起来。这里公刘“陟”即爬山实地观察,“胥”、“相”、“瞻”、“观”即远观近察,反复对比;度即实地勘测度量;加上“相其阴阳”、“观其流泉”,这实际上相当于后来风水形法家相地步骤——寻龙、察砂、观水、点穴。

公刘率周族人在豳地努力耕作,加之居在风水宝地,周族后来果然日益繁盛起来了,周族也在此地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至古公亶父时,因环境的变迁和戎狄的侵扰,才不得不迁与周原。

古公率族人迁居岐山(在今陕西)下的周原。周原土地肥美,适于农耕古公在那里营建城郭,划分邑落,修筑寨堡和神庙,建筑房屋,使周族人不再在窑洞居住,彻底改善了人们的居住环境。他还大力发展农耕经济,使周族强盛起来。他还大力发展农耕经济,使周族强盛起来,邻居的部族也纷纷归属。